首页 >> 两性养生

性:男人永远的困惑?

两性养生  2019年12月02日  浏览:52 次

性:男人永远的困惑

性:男人永远的困惑?

人的性欲,几乎是无限的;而满足性欲的能力,又是十分有限的。比较之下,这两者间的差异和距离,男人更大于女人。

从前皇帝在后宫里养了数千女人,供眼下享用与留着将来享用,这最夸张地表达了男人的愿望;而历来女皇,则至多也不过养着几个乃至几十个面首而已,除去社会伦理的制约以外,这也多少标示了女人的愿望。如果讲到行为能力,则显然优势在女人一边,最新的记录是一个新加坡女人在美国创造的,她在10小时内与251个男人性交,并把过程用录像机拍摄下来,剪辑成一部电影。

这是任何男人都只能望尘莫及的。

对性的无穷欲望,已造就了一种产业,门类丰富,从催情用的某类片子、增加性行为时间与乐趣的药物以及提供性对象的隐形部门,像发廊与桑拿浴室,尽管许多活动都在地下进行,为法律所不容,却增长迅猛,主要是用来为某些男人服务的。

那个新加坡女人说,她想试一试性的极限,这也是许多男人想做的事情,尽管能力有限。对不少男人来说,性是生活中最高的享受,他们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在女人肚皮上。所有其他努力,都是为了这个。与此形成反衬的是,中国40岁以上的男人,将近一半有阳痿或早泄,即某种程度上的性障碍。这就使他们在具有幸福的可能时已丧失了能力。

老话讲及时行乐,大概就是有感于此而发吧。

老了,连做爱也做不成了,纵然拥有再多的财富、再高的地位,又有什么意思?所以性活动年龄,在全世界都有提早的趋势,而古代中国人是主张早婚的,十三四岁就成家了。在应付生活上,显然经验与本领都不足,要吃力些,但做爱能力,那一阵子却是最强的。

导致中国封建社会的超稳定性,除其他因素之外,较少性压抑,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有个搞音乐的朋友,一次谈起现在年轻人对声色的放纵,他不无感慨地说,当自己年轻而富于性的驱力与能力时,面临的年代不同,不得不加以节制,以至错过了人生中可能是最美好的时光,而当自己已能沉溺此道时,已经不具有那种强烈的冲动了,说时,他带着深深的遗憾。

前几年有一种说法,叫弥补文化大革命的损失,这是一代觉得无端失落了青春的中年人,试图以纵欲来重现往日光彩的。当然这只能是强弩之末,即使如何放荡,也终究是另一种滋味了。

事实上尤其是男人的性驱力,是随着年龄逐渐减弱的,渐渐地他已不再那么强烈地渴望纵欲,而只是喜欢那一份异性的温存了。环绕在《廊桥遗梦》里的便是那样一种氛围,虽然也还有肉欲的成分在里面,比较之下,女人历来在爱情中加入更多的梦幻,而较少对性本身的关注。

我说这些,是因为感到了自己在中年以后某种心境的平和,而那显然与性驱力的减弱有关,这使注意力能够更多地集中在比如写作上,是有助于事业成功的;但同时也令生活本身变得单调乏味。归根结底,人生中多数快乐乃至最大的快乐都与性有涉,而只有在丧失这种快乐的可能之后,人才能完全沉溺到譬如思想的游戏中,哲人和政治家都以老年为高明,原因或许便在这里。虽然老人也有放纵的,但这终究更近于偶一为之,而他花费在那上面的时间总要比年轻人少了。

事实上人的能力是有限的,这种能力或以性冲动表现出来,或以其他方式得以释放。因此一些人常常是禁欲主义者。

性既是人最迷恋,又是最恐惧的事儿,因为它足以把人耗尽了。对一些动物来说,性的狂欢意味着生命的终结,而多数动物都把性事限制在极其有限的范围里,此外的岁月,性趣是与生活无干的。只有人可以一年四季有性欲,也可以长久地耽溺于性事。看来这像是上帝赋予人的特权,其实却是一处最大的陷阱,就像伊甸园里的苹果和蛇。不管是谁,一旦在此道上不能自拔,末日就到了,过去不可一世的皇帝,便有很多因纵欲而毙命的。

一部《金瓶梅》从某个层面上来讲,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即使有可能, 在下意识的冲动之外,常常还有一种更本能的犹疑,这种东西我们过去更多地把它看成是现实社会或道德的考虑,其实有着更深的意味。

如看中国古代的房室杂著,被称作“好女”的,一概是性欲比较淡薄之族,大概原因也就在这里。道家的导引之术,虽然以“性”来养身,但在择女以及度的把握上却是十分谨慎的。

男人知道自己的弱势,虽然在社会生活另外一些方面,他们至今占据统治地位。最极端的非洲男人,于是用割礼来对付女人,使女人在做这事儿时难得快乐甚至痛苦不堪,也就不再去寻欢。亚洲男人用的是礼教,这可以算心灵与思想的割礼,让女人无须手术就压抑了自己的性欲,比较之下似乎是更高明的办法。

其实,亚洲与非洲男人何尝不喜欢“淫荡”的女人?

但他们的确害怕这种近于无限的性能力。所以在中国的房中书里,称做爱对象为“敌人”,而所谓房中术,主要就是研究如何保持“久坚不泄”。现在有一种“VCD”,一个朋友对我说,别人告诉他,千万不能让老婆看这种片子,因为在此类片子中,男人都有特别持久的战斗力,一旦叫女人知道仗可以有如此打法,恐怕夫妻恩爱就难以维系了。

人生最大的快乐大抵在神性或兽性这两极。上帝造世,佛陀悟道,基督上十字架,这都是神的快乐,凡人所能享有的多数更近于兽,譬如食与性。饮食一道,随文明发展似乎越来越精致,也并没有形成更多的禁忌。性事却不然,文明让人穿上衣服的同时,亦造就了一套一套的规矩,这使一个现代人在此道上很难如他的祖先那样尽情任性,而性的快乐之极致正在于此,价值便也在这里。

当人脱掉“坦诚相见”的同时,一些禁忌也随之丢掉了。正是那种“兽”的行为带给人一种身体与精神的解放,使为礼法束缚的人得以重获自由。这种快乐,为文明习染的温文尔雅的君子在此之前是从未想过的。它无疑能提高人的东海国际娱质量,而这对人其他方面发展之潜在影响,是不可忽视的。当然以弗氏理论,现实的满足如果没有阻遏,艺术的创造力显然会大减,但多数人来到这世界上并不是为了当艺术家的。

上世纪中叶以来,至少在西方,性爱逐渐赢得了几乎是至高无上的地位,不止消解了传统的爱情,甚至消解了正常的男女性活动。人们试图从性爱中榨取过去只有上帝才能给我们的一切,譬如人生的意义及欢乐,那种永不知足的贪婪劲儿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但人的欲望可以是无限的,实现欲望的能力却是有限的,尤其性能力,这大概也就是除了性刺激一无价值的某种片子兴盛不衰的原因吧?既然自己无法穷尽这种欲望,只好藉助他人来做梦。而这类片子中间演员的展示之坦诚与自信,似乎正透露出银幕外面一种普遍的价值观。

从前的娼妓,单位时间里只能把自己出卖给有限的顾客,现在靠了科学技术的进步,对象几乎可以是无限的了。对性能力的自豪,大概是人类最本能的自豪,眼下这个行当差不多仍处于地下,至少一流影星,尚不屑于此;也许过不了多久,就像眼下女性对时装模特儿的痴迷一样,脱星会成为一些人众相争逐的行当罢?除去对身材一类体形的外在要求外,它还需要能力上有出类拔萃处。作荒唐点的预测,会不会不久基尼斯世界记录就发布有关的数据呢?从人类一味放纵的趋势看,也未必不可能。

前些日子从报上看到一则消息,讲外国一对有名的脱星,彼此之间从来没有性生活,因为他们要把有限的资源都用到工作上去,并且变金钱。性已经成为这样的东西,真正作到了与感情分离。那么这样的婚姻还能算婚姻吗?至少与传统的意义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乐8国际娱乐场 澳门真人博彩网站 现金网络电玩城捕鱼游戏
红足一世申博太阳城 果博东方电话投注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太阳城网址
金木棉娱乐网址 百家乐游戏送现金 金福彩票PC蛋蛋 爱彩彩票平台北京PK拾
阿玛尼娱乐 7778.com 7778.com 申博怎么下载
www.k899.com 菲律宾奇博网上娱 百家乐必胜绝技 同乐城备用网址开户
175psb.com 958PT.COM 304sun.com 1112933.COM XSB897.COM
97XTD.COM 855TGP.COM XSB558.COM 8HNS.COM 219SUN.COM
555TGP.COM 183XTD.COM 157cw.com 678XTD.COM 8NGS.COM
983XTD.COM S618T.COM 897XTD.COM 66sbsg.com 8NTS.COM